快捷导航
 
“快”可以让你变大,但只有“慢”才能让你强大
VIEW CONTENTS

“快”可以让你变大,但只有“慢”才能让你强大

2019-1-22 21:2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84| 评论: 0
摘要: 多年以后,当我重新捧起米兰‧昆德拉的这本《慢》时,虽然已经不像初读时那么着迷,但仍然对其中的一些片段深有感触,比如这段:速度是出神的形式,这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。跑步的人跟摩托车手相反,身上 ...

多年以后,当我重新捧起米兰‧昆德拉的这本《慢》时,虽然已经不像初读时那么着迷,但仍然对其中的一些片段深有感触,比如这段:


速度是出神的形式,这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。跑步的人跟摩托车手相反,身上总有自己存在,总是不得不想到脚上水泡和喘气;当他跑步时,他感到自己的体重、年纪,就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身与岁月。当人把速度性能托付给一台机器时,一切都变了:从这时候起,身体已置之度外,交给了一种无形的、非物质化的速度,纯粹的速度,实实在在的速度,令人出神的速度。


我的理解是,无论是出于安全感的需要,还是试图主动掌握命运和自我实现,人都很容易选择追随时代大势和时代意识。如果碰巧对变化速度的追求成为时代大势和时代意识,人也就很容易对速度上瘾。而一旦走上这条路,人难免会成为速度的奴隶,被裹挟着往前冲,再也回不到初衷,掌控自身的命运,就像你无法给行驶的汽车换轮胎。


1


互联网正是过去20多年里人类最大的时代大势,利用迅速发展的互联网去迅速改变一切,并创造财富,正是我们的时代意识之一。这引发了连锁反应:


技术的快速变化——摩尔定律,即每块芯片上集成的晶体管的数量每隔18~24个月就会翻一倍,性能会上升一倍,价格也会相应下降,这会加速普及;产品和市场缩短的生命周期——在一些产品领域,比如部分网络游戏,生命周期已经下降到可能只有几个月;


资本对更高的增长速度和回报的预期——他们为高速扩张提供了大量先期资金,而他们又为此给出资人更高的回报预期;被激励的员工——员工财富自由与期权价格密不可分,而期权收益又与公司的增速和估值提高直接相关;


同时,还伴随着公司资产和管理者/员工个人消费的快速扩张,比如更多的设备和厂房,更多的员工,更贵的员工个人房产,进而是更高的采购价格,更多的库存,更多的销售,更多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,更高的外债和工资开支……


各个因子间相互强化,相互裹挟,谁都不敢掉链子,因为害怕由此带来的剧烈惩罚——你过往所有的付出可能顷刻化为乌有。


看看,当ofo不能给投资人提供估值持续增长的预期后,资本方所表现出来的决绝,以及以往并不鲜见的投资人与创业者反目成仇的故事。二级市场上因为季度财报中一个没有达到预期的数字,就导致股价一天之内跌掉10%甚至20%,这更是常见。即便亚马逊、苹果和Facebook这样的巨头,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也不能例外。去年7月26日,Facebook一天就蒸发了将近1200亿美元市值。


2


当身边的人都沉溺于“快”时,一个人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渐渐患上“慢”恐惧症。这就能理解,贩卖焦虑成为最有利可图的生意之一。


而“快”的回报无疑也是最耀眼的和最有诱惑力的,这强化了对“快”上瘾的程度——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,一将功成万骨枯,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足够运气进入聚光灯下,大多数人注定只是先烈、炮灰和原料——在互联网行业催生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迅速、最大规模的造富运动。


按照1月18日的收盘价,全球排名前8的公司市值都超过了4000亿美元,分别是亚马逊(8294亿美元),微软(8268亿美元),谷歌(7700亿美元),苹果(7417亿美元),伯克希尔‧哈撒韦(5000亿美元),Facebook(4312亿美元),腾讯(4093亿美元),阿里巴巴(4070亿美元)


看出来了吗?除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‧哈撒韦,其他清一色是与互联网有关的公司。如果按照创造财富的速度来看,更是无与伦比。这其中除了诞生于PC时代的微软和苹果创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,其余的创建于1995年以后,最年轻的Facebook创建于2004年。


如果按照从成立到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(大约是雅虎在2000年时的市值)所需的时间来看,诞生于电气化时代的通用电气用了将近100年,PC时代的微软用了大约25年,互联网基础设施提供商思科用了约10年,互联网商业模式开拓者雅虎只用了5年。


但就像那位跨在摩托车上的骑手会有一种自己飞起来的错觉(但愿他不会突然站上摩托车座椅,纵身向前跳去),当一个人沉溺于速度的快感时,会在不自觉中变得自大而忘乎所以,以至于分不清哪部分是自身能力,哪部分是运气,哪部分仅仅是大势的自然推力,哪部分是因为环境的宽待。


至少一直到2018年之前,互联网的快速应用和财富的快速积累,与其享受到的三重红利密不可分:


技术红利,即互联网技术在降低交易成本方面的天然价值,赋予互联网在重构经济和社会中强大的竞争力,而技术的快速迭代则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消费动力(想想那些曾经追逐采用英特尔最新一代处理器的PC用户,那些被苹果赶着走、踩着其新品节奏不断换手机的用户),网络效应的存在又让头部公司的优势被放大。


政策红利,为了鼓励发展新经济和利用互联网的社会价值,很多国家都对互联网的发展给予了不同于传统经济的特权,比如税收和线上行为的监管等。这为互联网公司节省了大笔开支,从而提高了相对传统经济的竞争力。同时,它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社区政策,从而使用户行为更有利于自己。


2016年,苹果就曾为了继续主导其用以吸引用户的隐私政策,拒绝了美国安全部门提出的对一名恐袭嫌犯的苹果手机解锁的要求,谷歌和Facebook当时也都表示站在苹果这一边,它们也都希望成为自己所处世界的立法者。


人口红利,互联网能穿透时空障碍,并在很多方面具有低边际和零边际成本等优势,这让它可以将跨越国界的人联系在一起,从而可以获得以往任何商业行为无法触达用户的深度和广度。同时,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用户规模估计又增加了一倍以上,而每个用户的使用时长也大幅增加,这带来了商业价值的自然扩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觅窝财经·上市公司-黑马企业深度财经平台  ( 蜀ICP备15014070号 )